济南快宜通贷款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贷款业务

联系方式

联系人:闫小姐
电话:0531-8266061
邮箱:service@ackenet.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银行压缩贷款规模 多家企业遭非正常死亡

编辑:济南快宜通贷款公司  时间:2013/03/02  字号:
摘要:银行压缩贷款规模 多家企业遭非正常死亡

   月29日,浙江建德市莲花镇,党委书记仇康君一早就来办公室准备到企业调研。镇内,包括银丰塑料、展威窗帘、洪伟纺织、永福家具、盛华皮衣、比而轴承、奔洋纺织等多家企业已经出现经营问题,有些企业已经破产,有些已经企业主债务还不上已经跑路了,有些企业还在垂死挣扎。
  张平(化名),管理着建德市一家农业科技型企业,2012年企业总资产突破亿元。年关已至,张平最大的恐惧来自高利贷公司不断的债务催讨。
  杭州环宇工具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知名企业,目前统计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其公司负债达1.6亿元,但总资产只有1亿多元。“现在公司资产即将进行司法拍卖,希望能够找个好下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继环宇工具公司后,又有几家规模较大的企业面临倒闭……
  “中江事件出来后,整个金融系统对建德区域内企业贷款审查更为严格。”建德当地一金融机构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银行对该区域的企业产生了信任危机,各家银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贷,不少企业面临资金链问题而出现停产半停产状况。
  多家银行压缩贷款规模/
  “银行只收贷不续贷,整个12月份,公司就还了9600万元的贷款,中江事件以来,公司被银行抽走了1.7亿元的贷款。”虽然2012年12月23日银行还款日这一天已过去数日,坐在记者前,张平绑紧的神经仍然未退。
  张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企业还清银行贷款后,随之而来的停贷令其企业出现现金流短缺,他只得向担保公司借取高利贷。“中江事件爆发后,银行贷款一直批不下来,只有担保公司愿意放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调查获悉,总部位于建德的浙江中江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多家关联企业,因投资扩张、涉足担保等深陷民间借贷导致“崩盘”。有数据显示,其目前债务达60多亿元,涉及民间借贷16亿元,授信、委托贷款等与银行相关的债务50亿元左右。
  “建行涉及的债权最多。”1月29日,建德市有金融机构向记者透露称,对于中江控股事件对建行的影响,建行副行长朱洪波曾向媒体回应称,建行在中江有30亿元人民币的债权,98%以上有抵押和担保,其中信贷债权有16亿元,朱洪波同时也坦承,这次风险会有一些损失,已做计提拨备。
  《每日经济新闻》独家获悉的人民银行建德支行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建德市银行信贷总额绝对值增量已出现明显的缩量。数据显示,2012年12月,本期各项贷款余额为216.7505亿元,比年初增加额为17.3565亿元;但比年初增加额同比减少7.9778亿元。
  各家银行中,几乎所有的银行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收缩”,其中以建行减少幅度最多。上述数据显示,工行比年初增加额同比减少0.5916亿元;农行减少1.6498亿元、交通银行(5.56,0.16,2.96%)减少1.8180亿元,而建行减少数据为4.5777亿元,绝对值减少幅度居于其他行业之首。另外杭州银行减少1.4362亿元;建德农村信用联社减少0.4799亿元。
  “部分银行存在风险防范过度的现象,尤其是建行,中江事件对其引发大地震,就在建德地区,中江事件牵涉到9亿元的银行款项”,建德市经济发展局局长王来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建行在信贷规模等出现收缩,比如一笔1500万元贷款到期后,最后银行“压缩”只愿放出1000万元。
  王来生表示,建行建德支行表示没有办法,他们的审批权限已经上收,另外一些银行,压贷、抽贷,提前收贷的行为,“银行压缩贷款规模这种现象不少”。
  而对张平而言,银行收缩信贷,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的他只好向担保公司借取高息的资金,“月息8分,6000万元,一年就要5760万元”,这么高的成本企业根本无法承担,眼下,担保公司已下“通牒”,如果年关不按期还清,就要向法院起诉,查封公司的生产厂房,这对农业型企业而言,即将来临的春季是关键,张平却面临债务压力。
  环宇工具被高利贷拖垮/
  中江事件后,银行开始收贷,担保公司也跟着收贷,愿意放贷的利息也“水涨船高”。“月息中长期的在5~8分,短期的涨至达到1毛5分,部分高利贷利息甚至还有更高的。”建德一曾经营担保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完全你情我愿,双方协商。”
  杭州环宇工具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知名企业,但对其负责人叶炳华而言,这场骤雨直接让他及企业的命运发生了逆转,进而影响更多的企业。
  2007年5月,杭州环宇率先开始谋划投产水雾化铁粉项目,该产品主要用于汽车、轮船、电焊条等装备制造行业。并于2008年6月实现了一期投产。2010年8月份,杭州寰宇粉体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
  2011年6月,杭州寰宇粉体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建德9家企业之一被列入2011年杭州市 “雏鹰计划”企业,该计划旨在重点培育和扶持1000家科技型初创企业。与此同时,企业的相关研发项目也被列入建德市2011年科技发展计划项目,该项目深得政府支持。
  但正值大规模资金投入之时,谁料,中江事件苗头渐起。银行开始抽贷,一时间令叶炳华应接不暇。
  “还了银行贷款后,银行就不续贷了。”无奈之下叶炳华只好去借高利贷,“向银行申请贷款,结果听说我借有高利贷,此前银行都不贷给我了,还要求还以前的贷款。其他银行也跟着要收贷,泰隆银行和杭州银行两笔共1000万元贷款也被催收。”
  叶炳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其所借的高利贷月息在5、6分,“借了2000万,连本带息竟然滚成了6000万”,目前统计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其公司负债达1.6亿元,但总资产只有1亿多元。
  而来自浙江当地媒体 《钱江晚报》的报道称,随着环宇工具的破产重组,牵扯进担保圈内的20多家企业都面临着资金上的压力,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已开始显现。“我们企业就因为这次担保已支付了400多万元。”建德当地一规模较大的企业主表示,其企业眼下正在四处找贷款。
  “现在公司资产即将进行司法拍卖,希望能够找个好下家。”对于其公司目前的状态,叶炳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继环宇工具公司后,又有几家规模较大的企业面临倒闭,其中包括与环宇工具厂房毗邻的杭州宏达办公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就在昨日(1月31日),“宏达公司的负责人正在市政府正与相关部门协商解决方案。”
  多家企业遭非正常死亡/
  仇康君是建德市莲花镇的党委书记,他已经在该镇待了三年,1月29日早上一到办公室就开始准备联系到企业调研,虽然该乡镇以农业为主,但家纺和树胶工业企业比较多,“国内国际经济不好,企业压力比较大”,“年底来了,企业都在为融资问题犯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一份资料显示,莲花镇内,包括银丰塑料、展威窗帘、洪伟纺织、永福家具、盛华皮衣、比而轴承、奔洋纺织等多家企业已经出现经营问题,“有些企业已经破产,有些已经企业主债务还不上,已经跑路了,有些企业还在垂死挣扎。”
  “确实发现不少企业经营上出现了问题,其中出现困境一就是高利贷,企业的利润不可能高于高利贷产生的高息,企业一旦沾上高利贷就问题更大。”仇康君认为。
  乡镇企业一直是浙江省民营企业的主体。“除莲花镇外,梅城地区、乾潭以及建德市区更多的中小型,包括一些微小企业,面临困境的企业更多。”采访过程中,有企业向记者介绍称。
  “这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一些在转型生产过程中,综合竞争力不强或者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处于产业链末端,上游形势不好,波及下游的企业。”对于多家企业出现风险,作为信贷机构,建德市信用联社理事长张云峰向记者认为,与当地的经营环境和产业政策也有关系,企业的市场适应能力。
  建德市经济发展局局长王来生称,受民间借贷、担保、互保及联保引发企业出现倒闭风险,链断裂经济案件频发属于市场行为,“一波接着一波,跑路的,倒闭的”,政府层面已积极协调处理着手。
  “经济形势严峻,金融系统对实体经济支持不给力,部分银行风险防范过度,甚至存在以空头承诺收回贷款的行为。”杭州市发改委一份2012年的调研报告中则认为,融资怪圈难解。
  信贷整体出现收缩,地方财政政策紧急“抢救”,据建德市财政局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建德市将专为缓解中小企业贷款周转困难而设立的财政应急调头专项资金规模从3000万元增加到1亿元,全年累计办理贷款调头387笔,发放调头资金18.8017亿元,受惠企业212家,“成为我市中小企业解决短期资金周转的最有力帮手”财政局称。
  中江系崩盘引发信任危机
  王来生表示,自从中江事件爆发后,建德市委市政府于2012年7、8月份专门到杭州邀请所有在建德开设有分支机构的金融机构恳谈会,表达建德对中江事件处理的态度,消除误解,很多银行负责人在会谈上表示,会继续加大对建德的金融信贷支持力度,不会缩减规模等,但效果有是有,不是很明显。
  莲花镇党委书记仇康君则表示,受中江系崩盘的波及影响,银行对当地企业的融资信任产生了危机,银行对企业的贷款要求越来越高,风险评估越来越严,担保抵押从严控制,风险控制要求提高。
  “一些银行出现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情况。”王来生形容称,银行对单个项目,单笔信贷审核上更加严格和谨慎。
  延长放款周期就是特征之一,“原来三天就可以放下来的贷款,现在就要3个月。”建德一家经营实体的企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为了转贷,只好通过民间借贷来筹措短期周转资金,甚至是高利贷,而周期更长的贷款审批手续让不少企业吃了苦头。
  “前些天建行给我放贷1000万,从原本的两三天拖到3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浙江逸龙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有限公司董事长施克荣也抱怨起来,称幸而自己现金流还算充裕,否则一两百万的利息铁定亏了。
  同时,建德当地有企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眼下,在建德的融资环境里,有银行听说其他银行收贷,其他机构听到风声也一起跟收着收,这样直接造成企业面临倒闭。
  “比如建行500万元到期后不续贷,其他银行也停止续贷,另外一些银行也跟着收,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这家企业基本上就倒闭了。”该企业主阐释。
  值得注意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建德采访时获悉,银监会三令五申的银行贷拉存现象也有出现,企业贷款时一方面要受到程序严查,还要拉存款。

上一条:暂时没有! 下一条:小企业怎样能顺利贷到款呢